第2395章 简单粗暴

骇龙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西方地狱界,阿诺斯冥城!

    杜龙三人仍在那座高耸入云的大酒店顶层,继续享受着地狱界美味佳肴的同时,边闲聊边欣赏着窗外的异域风情。

    正在与身边两位红颜知己谈笑风生之际,杜龙的神情猛然一滞,紧接着嘴角就微微上翘起一抹淡淡的冷笑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能量波动降临在他们所在包厢内,紧接着就有十道身影凭空出现了,赫然就是以地狱界大魔王撒旦为首的那群人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现身的包括撒旦大魔王在内的所有人,全部都是以能量分身形态出现,就连身在阿诺斯冥城中的冥王哈迪斯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包厢内,欧阳晴雯与青灵郡主纷纷为之色变,她们二人都成功突破达到帝阶境界实力,自然能够看出这群人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杜龙朝二女微微点头,用眼神示意二人稍安勿躁,这才朝那群突然闯进来的能量分身体冷然一笑道:“不知诸位乃是何方神圣?!就这样不经过主人同意闯进此地,是不是有失礼节啊?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撒旦大魔王挤出一脸假假的笑容,率先开口回答道:“玄天龙尊初次到访西方地狱界,我们做为地狱界的主人,自然要特意前来拜访一番,如若这种拜访方式有些欠妥之处,还请您谅解一二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”人群中,冥王哈迪斯适时站出来道:“在下乃是阿诺斯城的主人哈迪斯,这位是撒旦大魔王,还有这位是堕天使之王路西弗。。。”

    身为阿诺斯冥城之主,由哈迪斯以主人身份站出来替杜龙引见其它人,这倒也还算是合情合理,在他的介绍下杜龙终于将来人身份都搞清楚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并非第一次见到撒旦与阿雷伯特这两位光暗之主。

    当初他从仙凡世界返回神界的时候,就曾经遭到二人的联手狙击,最后若不是有金翅大鹏王出手,他恐怕早就已经坟头长满草了吧?!

    “诸位来自西方地狱界的大人物想见在下倒也情有可原,只是这位高高在上的光明圣王大人,却又为何也会出现在此地呢?!”听完冥王哈迪斯的介绍,杜龙这才故作刚刚认识阿雷伯特状,不咸不淡地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玄天龙尊有所不知!”撒旦大魔王再次笑容可掬地开口解释道:“阿雷伯特正好在我那里做客,听闻我等想要来见您,于是便跟着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凑巧啊!”杜龙有些不屑地轻笑答道:“我这前脚才刚刚抵达西方地狱界,诸位就恰好都聚集在一起,然后还这样一起没礼貌地闯进我的包厢?!”

    “让玄天龙尊见笑了!”撒旦大魔王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胡扯道:“为了表示歉意,今天您在此地的一切消费都算在本王的身上!”

    “不不!”冥王哈迪斯慌忙接过话茬道:“玄天龙尊来我的酒店内用餐,乃是本店无上的荣幸,又岂能收取任何的费用?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哈迪斯说得也没错!”撒旦再次故作无奈地大笑一声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本王就不去抢这个风头了!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们还想着到大唐天国的杜王府拜访玄天龙尊,没想到竟然会在此地与您见上面了,不知能否趁此机会坐下来一起好好谈谈?!”

    “想和我谈谈?!”杜龙目光如炬地望着对方,语气不屑地开口道:“你们西方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虚伪啊!想要进入魂林秘境就直说,何必要拐弯抹角的呢?!”

    一群能量分身纷纷愣住了,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那么直接地进入正题,众人倒是没有因为杜龙猜测到他们的恶意而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撒旦大魔王讪讪一笑道:“没想到玄天龙尊还真如传言那般。。。真性情啊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也就不跟您拐弯抹角了,希望玄天龙尊能够允许我们的王境强者进入魂林秘境,接受魂体九煅功法传承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龙似乎有些被撒旦大魔王的无耻给逗笑了,只见他脸上挂着丝毫不加掩饰的讥讽笑容,淡淡摇头说道:“撒旦大魔王!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?!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?!”撒旦有些不太明白杜龙话语当中的意思,略显疑惑地反问道:“不知玄天龙尊是什么意思?!当然,如若是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,凡事都好商量的对不对?!”

    “没得商量!”杜龙直接摇头冷笑应道:“既然你们这些人都找上门来了,我干脆就在此重申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魂林秘境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血海得到的机缘,简单说来那就是我的私人财产,我有权决定什么样的人能够进去,什么样的人不能够进去!”

    “在此,我要郑重申明一点,那就是光暗两族的人绝对不能入内,任何与光暗两族交好的势力亦然!”

    “本人对魂林秘境设定的门槛并不算多高,基本原则就光暗两族与狗不得入内!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随着杜龙最后一字一顿地说出那句光暗两族与狗不得入内的话语,包厢内瞬间哗然一片,那些代表整个西方地狱界最顶级的势力主人们,几乎全都被这句话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撒旦大魔王与阿雷伯特脸上充斥着不加掩饰的怒意,那些与他们交好的大魔王更是义愤填膺地嚷嚷着什么。

    堕天使之王路西弗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怒意,只是挂着一副让人看不懂的古怪笑容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冥王哈迪斯与另一个大魔王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淡漠神色,这两人也没有什么怒意,只是在略显错愕地望着杜龙,显然是不知道他为何要用如此激烈的言语来激怒众人。

    “杜龙!”地狱七大魔王之一的巴贝雷特脸色铁青一片,直呼杜龙其名道:“你从东方世界不远万里跑到西方地狱界,难道就是故意想要来羞辱我们的吗?!”

    “哧!”杜龙不屑地轻哧一声道:“分明是你们无理闯进我用餐的包厢,现在这是打算要贼喊捉贼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杜龙!”阿雷伯特也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冲地开口斥责道:“别以为你拥有至强王境实力,就可以跑到西方世界来撒野了!!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一声轻哼从杜龙鼻孔之中传出,紧接着便见他猛然一挥手间,一道金色的掌印瞬间出现在阿雷伯特面前,然后就这样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注视下,狠狠地拍在他那能量分身的脸庞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巴掌声瞬间在包厢内响彻,众目睽睽下光明圣王阿雷伯特的能量分身,就像是一个沙包似的被直接搧飞出去,最后更是狠狠地撞到墙壁上。

    一向高高在上的光明圣王阿雷伯特,此刻就像是被糊在墙壁上的一团人形能量体,那狼狈不堪的画面直看得包厢内众人眉心直跳。

    在场的任何一个人,都拥有着极其崇高的身份地位,无论是谁都无法承受这样被人当众一巴掌搧飞,最后就像是一团浆糊那样糊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整个包厢内静寂无声,就连欧阳晴雯与青灵郡主都瞪大一双美目,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画面。

    二女虽然来自仙凡世界,平日里却也非常喜欢观看各种典籍,自然非常清楚阿雷伯特是什么人,那可是光明一族摆在明面上的圣王,其地位等同于释迦牟尼佛祖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个身份地位超凡脱俗的人物,今天就这样被自己的夫君当众给搧糊在了墙上,就算对方被搧飞的仅仅只是一具能量分身,那也绝对足够震撼人心的了!

    “杜龙!!你找死!!”

    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在包厢内猛然炸响,阿雷伯特能量分身还糊在墙壁上没有下来,他那怒气冲天的咆哮声却率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?!”嘴角带着淡淡不屑的笑容,杜龙语气冰冷刺骨地反问道:“到底是谁在找死?!你一个天堂圣境的光明圣王,居然也敢跑到暗黑地狱界里面来斥责我?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便见他再次伸手朝阿雷伯特做出一个凌空虚握的姿势,便见一道金色的能量巨掌凭空显现,并且瞬间将阿雷伯特刚刚挣扎下来的能量分身给捏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!!你这个混蛋想要干什么?!你可知道。。。”

    阿雷伯特的能量分身就像是一只小老鼠被金色巨手捏在掌心,他似乎猜测到这个金色能量手掌想要干什么,立即愤怒不已地开口想要威胁对方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结果,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金色掌印上传来,他的能量分身就像是一团气球当场被捏爆开来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,眨眼这间就将阿雷伯特的能量分身焚烧殆尽,就连这个能量分身当中那一缕灵魂本源也都没有幸免。

    包厢内再次一片寂静,几乎所有人都被杜龙那无比强势的手段给震撼到了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杜龙根本就没把捏爆阿雷伯特的能量分身当回事,再次满脸不屑地轻哼两声道:“你们也不要觉得我下手太狠了,仅仅只是灭了他的一个能量分身罢了,光明圣王阿雷伯特那可不止一次想要杀死我啊!”

    “诸位可以换位思考一下,一个曾经无数次想要杀死自己的敌人,若是你们面对这种人是否还能保持心平气和?!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只允许他阿雷伯特一次次地想要杀死我,就不允许我出手还击回去?!这天底下可没有这种道理啊!”

    杜龙不紧不慢地陈述着此事,直听得撒旦大魔王眼皮子跳动个不停,做为曾经不止一次与光明神族联手对付杜龙的当事人之一,他怎么听这些话语当中都带有明显指桑骂槐的味道。

    特别是杜龙在说这些话语的时候,目光总是若有若无地落在他的身上,这更让他无法置身事外,那种感觉让他浑身都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“晴雯!尝一尝这个菜!来自地狱界火龙兽的兽腿肉,味道真的很不错!”

    “青灵!你喜欢素食,那就尝一尝这道菜。。。”

    当着一群站在西方地狱界最顶部的大能强者的面,杜龙却在那里旁若无人地继续吃喝着,根本就没有把这群人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包厢内的气氛变得极为尴尬,西方地狱界的九大巨头们,一个个神情各异,或有被无视的愤怒,亦有讳莫如深的古怪神态。

    “玄天龙尊!”撒旦大魔王阴沉着脸,咬牙切齿地再次开口低喝道:“你难道当真要与我们这么多势力一起撕破脸不成?!”

    “撕破脸?!”杜龙放下手中的筷子,冷然望向撒旦大魔王道:“我们之间还有脸面隔着吗?!”

    “撒旦大魔王!自我从仙凡世界成长至今,你们暗黑一族那可是没少狠下杀手啊!若真要拿来与光明一族相比较的话,只能用犹有过之而无不及来形容了!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!你是铁了心要跟整个西方地狱界为敌了吗?!”撒旦大魔王很显然是不想继续跟杜龙争辩下去了,这是准备要翻脸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杜龙冷然一笑道:“如果你们暗黑一族背后没有光明一族的支持,你这个暗黑大魔王又有什么胆量敢要代表整个西方地狱界?!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西方光暗两族可不是西方地狱界的真正主人!”

    “远的不说。。。就说冥王哈迪斯吧!人家那也算是太阳神族在地狱界的代言人,其底蕴并非后期才莫名崛起的光暗两族所能比拟呢!”

    “总之,在座的所有西方地狱界大佬们,谁若是选择站在光暗两族那边,要继续给他们当狗的话,那就永远也没有机会进入魂林秘境!”

    “反之,如若你们愿意与光暗两族划清界限的话,那将来某一天也许还有进入魂林秘境,得到魂体九煅功法传承的机会也说不定!”

    杜龙铿锵有力的话语在包厢内回荡,地狱七大魔王与路西弗听完以后神情各异,谁也不知道他们心底有何想法。